我们是艺术家!——维欧∙赫尔德ART学院2019首届师生作品汇报展举行

2019年12月28日下午15:00,维欧·赫尔德ART学院《我们是艺术家!》首届纯艺师生汇报展于维欧美术馆圆满开幕。

据悉,此次展览由维欧-赫尔德ART学院主办,维欧美术馆承办,参展作品均来自于赫尔德ART学院纯艺版块师生2019年度的作品集创作,师生们的创作与传达的艺术脉络清晰明了,作品均体现了创作者的艺术修养及艺术知识体系的丰富性,同时也体现出新的时代师生们对环境的关注、人与动物的和谐等主题。在媒介上,分别运用了装置、雕塑、行为、影像、摄影等方式,为创作者在不同材料的选择上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其作品也展现出了国际化、高标准的创作理念,获得了到场嘉宾及观展人员一致的推崇与好评。

赫尔德ART学院创始人李善波、国际知名艺术家劉勃麟及知名歌手、机构投资人等参与并支持此次开幕活动,与所有参展师生现场交流并一道观展,劉勃麟在现场发言中对此次参展作品在学术角度给予高度评价,同时对赫尔德ART学院师生们的后续创作也提出了更高的期望。

维欧∙赫尔德ART学院创始人李善波在展览开幕仪式上正式发布2020年全球百家国际艺术院校及美术馆联盟合作计划,在未来的艺术留学教育领域,赫尔德将携手国际知名艺术院校和美术馆、艺术家共同打造最专业的作品集课程,对学生进入海外艺术名校、艺术领域的综合素质及专业能力进行全方位的培养和提升,同时还将通过对国内外艺术产业资源的整合与拓展,打造艺术产业多元化综合服务平台。目前赫尔德ART学院纯艺留学课程体系已覆盖和包含英国、美国、法国、意大利、德国、日本、澳洲、加拿大、新加坡等国家。在未来的艺术国际留学教育领域,赫尔德ART学院将全力打造艺术行业标杆,为更多师生提供更广阔的艺术发展平台。

“德国古典哲学与诠释学”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华东师范大学举行

(记者王广禄 通讯员奚润 荣新茹)诠释学与德国古典哲学之间有着紧密而复杂的渊源关系。为促进诠释学研究界与德国古典哲学研究界的交流,加强二者在理解上的共识,11月29日至12月1日,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天津社会科学》杂志社、华东师范大学诠释学研究所和华东师大—耶拿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中心在华东师范大学联合举办了“德国古典哲学与诠释学”国际学术研讨会。来自德国耶拿大学、华中科技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同济大学、广西大学、安徽大学、大连理工大学、安徽师范大学等国内外高校以及商务印书馆、《天津社会科学》杂志社等单位的专家学者和博士研究生参与了此次研讨会。

在会议开幕式上,中国诠释学专业委员会会长、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潘德荣,《天津社会科学》杂志社主编赵景来和德国耶拿大学教授克劳斯·菲威克(Klaus Vieweg)分别致开幕辞。

在首场会议中,克劳斯·菲威克(Klaus Vieweg)作了题为“意识的‘自我检验’——作为内在批判的解释”的报告。他以《精神现象学》为文本依据,探讨了黑格尔的“辩证”诠释学思想。华东师范大学的潘德荣教授从“本体诠释学”与“本体论诠释学”的关系出发,通过一种比较研究的方式,厘清了两种诠释学的内在特征与区别以及本体诠释学的理论贡献。华中科技大学教授何卫平以“伽达默尔的‘效果历史意识’”为例,阐明了辩证法与现象学的关系。安徽师范大学教授彭启福从伽达默尔的基本信念——“辩证法必须在诠释学中被恢复”出发,指出其辩证法是一种实践哲学模式下的辩证法,且此种辩证法还包含一种伦理学导向,它诉诸理解的应用性和实践智慧,通过文本理解者在特殊情境下的居间调停,实现普遍性知识和规范的“教化”和“拓新”的辩证统一。耶拿大学教授安德列·施密特(Andreas Schmidt)着重分析了黑格尔的“宽恕”概念,他认为黑格尔在《精神现象学》中转向宗教章所凭借的便是“宽恕”概念,而“宽恕”的解释可以分为三个阶段:承认普遍的道德法则、承认个体的“良心”以及作为前两者的结合而出现的行为意识和判断意识。行为意识和判断意识进一步通过“宽恕”达到直观层面的和解。华中科技大学副教授邵华对伽达默尔的语言存在论作了探析,认为伽达默尔的语言存在论继承了海德格尔的观点:一方面将语言作为人的存在的基本特征,另一方面从语言揭示事物的存在。这种语言存在论反对语言工具论,突出了语言、思维和存在的统一,并且试图融合现象学和辩证法超越主客观主义的二元困境。

在第二场报告中,同济大学教授吴建广作了“视域融合中的‘自由’语词”的发言。安徽大学教授张能为汇报了伽达默尔对亚里士多德与康德伦理学思想的综合,他认为伽达默尔开辟了第三条道路,真正实现了诠释学与实践哲学的统一,并从存在论意义上将实践理解为伦理学实践。耶拿大学的福科·赞德(Fokko Zander)分析了“矛盾”在黑格尔哲学中的方法论作用(The methodological role of contradiction in Hegel),他认为黑格尔的矛盾即自身的否定(dissolves itself by itself),这种否定也被视为“绝对的否定”(determinate negation)。他认为矛盾是进入黑格尔思想的核心,因此,只有抓住矛盾才能把握黑格尔的思想体系,这也是黑格尔如此重视“矛盾”的原因。山东省委党校副教授杨东东从胡塞尔的基本命题“面向事情本身”出发,论述了伽达默尔与哈贝马斯的争论,同时对伽达默尔与哈贝马斯关于诠释学的争论作出了全新的解读:当哈贝马斯批判伽达默尔的诠释学欠缺反思性时,本意在于借助一种更富造作性的诠释学补充哲学诠释学侧重本体论的趋向,而事实证明他们的争论恰恰走在了面向事情本身的路上。华东师范大学副教授牛文君从诠释学的浪漫主义转向由谁开启、如何恰当定位施莱格尔在诠释学史上的地位以及如何澄清施莱格尔与施莱尔马赫诠释学思想之间的学理关系等问题入手,考察了他们思想形成的历史背景、二者之间的学术交往,以及各自观点的文本依据。上海交通大学副教授陈勇通过对加布里埃尔、康德以及海德格尔“世界”概念的考察,论证了哲学中世界概念的合法性。他指出,加布里埃尔的世界并不存在,康德的世界概念也不具有理论意义,而海德格尔的生存论解释学意味着对于世界概念的合法性恢复。

在第三场报告中,大连理工大学教授秦明利对赫尔德的诠释学思想进行了分析,他认为赫尔德诠释学不仅赋予了阐释历史性的核心地位,而且指明历史和文化他者的理解是自我理解的关键,尼采的心灵、历史和价值思想,狄尔泰的历史观,约翰·密尔的政治思想,歌德的诗歌创作,施莱格尔和洪堡的语言学思想以及马克思的思想等均受到赫尔德思想的影响。广西大学副教授黄小洲分析了狄尔泰的新浪漫主义美学思想,他认为狄尔泰的美学不但可以被视为一种生命美学或体验美学,更应被视为“新浪漫主义美学”。安徽大学的李鑫老师从“上帝”的神圣性入手,指出马里翁在“圣餐礼”中为神学的诠释学留下了位置,从而展开了“神学诠释学”的讨论。南京农业大学马彪考察了康德对《圣经》的诠释,他通过对康德文本的细致分析,认为康德既不赞成“本真性的”解读方式,也不赞成“学理性的”诠释方式,而是主张在神学与哲学、启示与理性、信仰与自由的互动和商榷中实现对真理的通达。康德对《圣经》的这一诠释,不仅有助于把握其宗教哲学思想的丰富意蕴与多重面向,也对我们理解神学和哲学之关系提供了一个可资借鉴的视角。安徽师范大学王子廓从贝蒂对施莱尔马赫诠释学思想的“承续”和“发展”为切入口,对施莱尔马赫和贝蒂的诠释学进行考辨,透视方法论诠释学的当代发展,继而昭明贝蒂方法论诠释学体系的理论特质、意义和价值。

在每场报告的讨论环节,与会专家学者对每位汇报人的论文内容进行了犀利的点评和热烈的讨论,同时以比较哲学的视角从总体上对几位汇报人所研究的问题进行了极富学理性的探讨;与会学者的讨论并未局限于汇报人的论文内容,而是将视域放宽到理论与现实、中国与西方对德国古典哲学与诠释学相关问题的分析上,试图以此来勾连古今中西对德国古典哲学与诠释学研究的发展脉络,为构建当代中国诠释学发展的新方向提供了建设性的意见。

在闭幕式上,潘德荣表示,会议通过对诠释学历史发展的梳理和反思,促进了诠释学在理论和实践两个维度上的自我更新,与会学者从不同视角的汇报发言为诠释学的当代发展提供了新视野。诠释学在当代中国的发展不能仅停留在对西方诠释学的借鉴和吸收层面,而要在此基础上吸纳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来构建“中国诠释学”和“德行诠释学”。此次研讨会促进了诠释学与德国古典哲学在理解上的共识,在广度和深度上推进了这一领域的学术研究。

玩家才是最邪恶的存在?DNF使徒的奇葩身世 最惨罗特斯懵逼被杀

魔界是经历过上古大战被迫从泰拉星上被剥离的大陆,原始住民大都是原本的泰拉星人,使徒也并非穷凶的存在,而是魔界大陆中的统治者,大都由卡恩册封。有趣的是,使徒之间存在非常多有趣的故事,很多使徒虽然作为BOSS被玩家击杀,但是却是极为无辜。

“长腿”罗特斯原本栖身在魔界海洋中,一直与世无争在冬眠,后续因为神秘的次元现象被传送到了阿拉德大陆天幅巨兽的背上,天幅巨兽则受到了使徒能量的惊吓开始在天空不断盘旋,使得罗斯特无法下地。作为生存在海洋中的使徒,长时间在阳光下的暴露,令罗特斯虚弱无比,只能控制天幅巨兽背上的GBL信徒在自己身上覆盖建筑来遮蔽阳光。剧情中,罗特斯因为想要控制天幅巨兽到海里去,而被玩家们消灭,玩家们认为罗特斯回到海里会有很烦。可以说是睡个觉都不安稳了。

魔界存在一股神秘的异变现象,会不断将使徒传送到阿拉德某处地方,而使徒们自身拥有的“力量领域”则会开始不受控制地改变周围环境,使之适应自己的生存。例如第六使徒“黑色瘟疫”狄瑞吉被传送到了阿拉德一个北部城镇,导致了此地不断发生“诈尸”现象。此外,使徒们被传送的地方总是与其自身特性相违背的,例如生活在水里的罗特斯就被传到了天上,远离水源数百年,虚弱无比。玩家们之所以能够打败使徒,大多都是因为使徒们总是异常虚弱。

赫尔德是第二使徒,被魔界中的人称之为母亲。赫尔德在故事中总是善良的存在的,例如为了帮助魔界摆脱暴龙王巴卡尔的残暴统治而发动了“龙之战”;帮助玩家制作手镯抵御罗特斯的精神干扰,来打败罗特斯。不过传闻中赫尔德其实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消灭其它所有使徒,巴卡尔之所以发动战争是因为识破了赫尔德的阴谋;而其它使徒被传送到阿拉德,也传闻是赫尔德的所作所为。事实上,赫尔德被称为“拥有两个面孔的女人”,可能就是善恶两个面孔。